招商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

充满想象力的图像以及普适性的故事获得各年龄

充满想象力的图像以及普适性的故事获得各年龄层读者的

写作者还会提前做点临时的功课,而受众则是骤然地接受他的突击成果,但受众在朋友圈里还是会迅速转发扩散,看上去似乎感慨良多,深情难舍。

作者:本刊记者 李少威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4-23   2018年的头3个月,有三位科学界、文化界的名人故去,分别是饶宗颐、霍金、李敖。每一次谢幕,都引来一波卷帙浩繁的纪念文字。  饱蘸深情以文相送,诚为雅事,只是,雅事应出乎雅人,深情则源于相知。这便是令人困惑之处:中国社会里,真有那么多人对三位先生的学问、文章、为人如此谙熟吗?  饶宗颐虽然声名素著,但他是个严肃学者,长于考据,作品与大众之间有着天然隔膜;霍金在科学界的地位毋庸置疑,书卖得好,不过能看得懂的人不多。至于李敖,一生风流,著作等身,但在当下社会早已“过气”,多年前他就说过,“现在的年轻人不看我的书了”,“被当成空气,当你不存在”。  但斯人一去,知心如潮,全天下都显得特别熟悉他们,“懂得”他们。  难以置信。倘若这是实情,则中国社会的理性程度,应有另一番景象才是。那么,在“发”和“转”这两个集体动作背后,暗含着哪些秘密??  制造“熟悉”  有人已经指出,“谁死粉谁”是一个早已存在的怪异现象。  和娱乐明星的任何鸡毛蒜皮都会引来围观、尖叫不一样,学术大师、文化名人、科学英雄,只有去世之时,才能得到广泛的关注。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引起人们关注的不是他们的学问成就,而是去世这一事实本身。  死亡总是一个带有刺激性的意象,大人物的死亡更是如此。  一方面,社会总是由多数的平凡者组成,大人物的去世,会引发一种对终极平等的确认—在自然规律面前,有名无名,终归还是平等。如此想想,对于自己的平凡就多了一丝安慰。另一方面,著名者的死亡,同时也会勾起“逝者如斯、不舍昼夜”的情愫,激发人们本能的死亡焦虑。  上面这个心理过程,给予名人去世相关的信息提供了需求基础。但这还不够,要让需求有效,还必须有另一个条件。  这个条件就是“熟悉”。人们会对陌生的、只有一个名字的普通人离世无动于衷,但对熟人、见过的人、听过的人的逝去,就会心有戚戚,至少心中一动。一个名人,明明不熟悉,要怎样产生熟悉感呢?  这就要由文章的作者去完成了,作者一定会显得和这个名人很熟悉。  有些人是真正熟悉,因为喜欢,所以对其作品、生平都熟稔于心,甚至有一些人本就是故去者的朋友。不过这种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写作者对名人情况的掌握是临时做功课的结果,但一样会在表述上显得很熟悉,还可能为此制造一些细节,比如“从我身边走过”、“听过他的演讲”、“在机场曾经偶遇”之类。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于“熟悉”程度,都必会在事实基础上有所夸大。就像李敖去世了,一下子好像涌现出无数的“知己”来,但李敖自己说过,他不大交朋友;而且因为青年成名、耄耋离世,不论是敌人还是朋友,配得上的大多都已先他而去,存世不多。  写作者的夸大有两个目的,一是给写作提供合理性,显得“有资格”,二是让读者更易代入,更愿意转发。  尽管行文中一派怜惜之情,但其实当下的许多文字匠,都有着棺材铺老板一般的淡定:人生自古谁无死?  我就看到过一个微信公号作者,在李敖去世之后迅速抛出了一篇进行激烈的道德批判的文章,并且加了按语表示这篇文章其实早已写好,只等着李敖去世。李敖不好惹是尽人皆知的,不过他生前显然也不会在意这样的文章,故而可以相信作者不是惧怕风险,而是为了等待一个好时机,一个“李敖”这个名字最炙手可热的时间点。电影《落叶归根》里有一个细节,赵本山途中饥渴难耐,看到有人家办丧事,就进去哭灵混顿饭吃。如是而已。  等着名人去世然后可以写他,不是什么暗黑心理,也算不上道德有亏,毕竟他们并未用什么压胜之法。这个现象揭示的社会现实在于,人们很清楚文字越来越速朽了,能够一日有人读已然值得庆幸。和避孕套一样,它是一次性的—这是大部分文章在写作之前就已了然于胸的命运。  正因如此,就要抓住一切可以短暂停留的机会,名人去世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文人过剩  考虑到写作的客体是一名逝者,这会让我们想到一种历史悠久的文体—墓志铭。  墓志铭的执笔者,最具合理性的身份当然是亲属、故交,但这一文体自东汉末年诞生以来,后人为了示孝,往往会请专业的文人代笔,以求写得“好”一点。代笔者对逝者不熟悉,却必须假装熟悉,文采斐然,天花乱坠。到了唐代,此风尤盛。  被苏东坡称为“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留给后世的作品中,大部分就是墓志铭,他用深厚的散文功底,把墓志铭写成了一种艺术。当然,他对其中多数逝者,一样并不熟悉,写作本身只是一门生意。  为他人写墓志铭润笔丰厚,韩愈就更不在话下,传说他为当时的国舅王用写了一篇,报酬就是宝马一匹、玉带一条。到唐文宗时,写墓志铭已是一种文人的正当职业,同业之间竞争激烈。每有富贵之人去世,门前就挤满了这种职业文人,有的人干脆去棺材铺“登记注册”,有人故去,老板就会优先通知。  这种现象的产生,是因为文人过剩,而文人又不愿也不能从事工、商等贱业。唐朝建立了科举制,这是一种非常先进的体制内社会流动机制,它的开放性值得给予足够的肯定,只要不是工、商出身,未曾作奸犯科,都可报名,没有其它条件限制。其弊端在于制造了越来越多的文人,远远超出政府机构的容纳限度。于是许多人就徒有功名,并无实职,为了生存,什么都写。  写墓志铭获得的报酬,被称为“谀墓金”。  在今天这个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写作换钱。假装熟悉,写文章怀念去世名人,虽然不会得到家属赠予的“谀墓金”,但市场机制一样会给予一定的报酬。也有的作者并不“谀”,而是“骂”,“谀”是奉承死人,“骂”是迎合活人,目的上并无二致。  而自媒体之发达,也昭示着一个现实:这个时代里一样文人过剩。  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和第二个十年交汇时,“文科生过剩”就已成为大学招生和就业市场上的突出现象。文科难考,但报考比例走高;理科人才需求大,但供应不足。被堵在大学门外的文科考生和被挡在就业市场门外的文科毕业生,在自媒体创业时代迎来了一个“春天”。人们可以感受到,有很多人在勤快地生产文章,但我们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谁,他们常用的名字是“小编”、“某君”。  一些原本有固定职业的人,看到自媒体时代思想市场的开放性,也化身为意见领袖,借以名利双收。此外,还有大量的微信公号其实是工业化协作下的信息装配车间,效率第一,谈不上什么价值观。  不管是哪一款,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不会放过任何有流量带动力的信息。?  转 发  前面我们分析了名人身后文字滚滚的需求基础—平凡人的自我慰藉和死亡焦虑,以及催化条件—制造“熟悉”假象。  不过这些都只是针对信息(文章)本身而言,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与信息相关的集体行为—主要是大众一拥而上的转发,背后又有什么奥妙?  如果说许多写作者对故去的名人其实并不熟悉,那么社会大众之中的不熟悉者,比例就更高。写作者还会提前做点临时的功课,而受众则是骤然地接受他的突击成果,但受众在朋友圈里还是会迅速转发扩散,看上去似乎感慨良多,深情难舍。  为什么?  有评论者认为,这是“小布尔乔亚的媚雅”,翻译一下,这个词组的意思是“小资情调的装蒜”。当然有道理—其实在当下的中国,只要是“小资”的爱好,你都可以把它和“装蒜”联系在一起。这是“小资”这个身份天然决定的,不是什么逻辑推断,这“道理”就像说“大力士力气大”一样。  但我们发现,转发者并不限于某种阶层角色,其中有“小资”,也有知识分子,中产,富人,而更多的是还没有达到“小资”经济水平的社会中下层。甚至于越不懂的人,就越热衷于转发。  正如李敖所说,年轻人已经不读他的书—这和年轻人已经“无感”于他的写作背景而他的旁征博引又不符合人们的知识结构有关,但我们会看到许多年轻人在传播着纪念李敖的文章。李敖尚且如此,读霍金和饶宗颐的人一定会更少,读懂者更是寥寥,然而一样无碍于朋友圈的热度。  冷静地梳理了一下,人们转发时的驱动力,基本可以归结为三点:1、过节式的无意识;2、保持熟人圈曝光度;3、印象管理。  过节式的无意识是从众的一种表现。大家都这么做,就跟着这么做。节就在那,你过不过都是过。过春节,大家都会吃得丰盛一点,你也会吃得丰盛一点。  而保持熟人圈的曝光度,目的是把自己嵌入社会结构当中去。不管什么名人去世,人们的转发行为其实都是围绕“我”而不是“他”发生的,是为了暗示熟人们我知道、我听说过、我读过……因为名人身份具有公共性,“他们代表世界,而我关心世界”。他们是一个个中心,人们可以以之为参照系,按距离远近确定自己的位置,同时把自己捧得高一点。  印象管理则是其中最主动的一种驱动力。这是一个社会心理学名词,本身不带褒贬色彩,但每次看到这个词我都会有一阵反胃的感觉,因为它散发着浓重的庸俗成功学味道。不过现实无法回避,先天性格加上社会打磨,已经让获取他人的良好印象成为许多人在行为上的惯性目标。印象管理让人们不再被动地去符合他人的期待,而是主动地塑造自己值得更高期待的形象。  表现在名人去世问题上,这三种驱动力中的任何一种都会推动形成一种局面:似乎每一个人的知识和理解能力都高于社会平均水平。  这实在有趣极了。  当然,这篇文章里没有涉及一类人,那就是虽然从未谋面却真正理解那些文化英雄的人们。这少数人,不论赞或弹,也不管他们是活着还是离去,本心里都珍视他们。?

  “我并不想改变他们的娱乐方式,而是要改变他们的使用方式”圣世科技创始人孙大炜如是说。

2018年9月18日孙大炜先生接受了新浪新闻的采访,本次采访的主要内容是了解关于孙大炜先生圣世科技创业历程和其盛拓声学等品牌的产品介绍、产品细节和产品优势。

孙大炜先生因之前一直是做音乐制作行业相关的工作,再加上平时比较喜欢数码产品,所以当时创业定向是“音响是未来智能家居的终端”。最后一份工作也是机缘巧合,进入香港嘉禾(后改名为橙天嘉禾),负责中国区电影院线音响工程的全部工作,才从原有音质的领域,带入了全新的音效领域,了解了其中的基础技术、系统。

通过孙大炜先生的介绍,我们了解到 3/3这两款耳机,也通过细致的讲解,我们知道最新潮流的3环绕音效耳机亮相 2018,引发的轩然大波,未来的抢购狂潮不言而喻。

以前我们出门三件宝“手机、钱包、钥匙”,现在的三件宝已经升级换代成为“手机、耳机、钥匙”可以看出人们对于娱乐和音乐的享受追求有了明显的提升,威拓声学( )3环绕音效耳机就是这样的应运而生。

走在路上,形形色色的现代人的耳机像是长在了耳朵上,一个好的耳机就是给你一种身临其境的代入感,当它与耳膜发生共振,那种碰撞的感觉就像男女之间肉体的碰撞,销魂……

威拓声学( )3环绕音效耳机的优点在于通过纯数字接口的方式,比如 - 和 接口,将内容的原始数据进行读取并导入我们的线控,再通过额外的处理芯片和软件算法,进行强化解析后,再传到消费者耳朵了。

孙大炜先生介绍说,威拓声学( )3环绕音效耳机的核心就是采用全球音效标准美国 技术,并且再升级。

直接把最好的音质回馈给发烧友的耳朵,这耳机已经做到了。

  直接把最好的音质回馈给发烧友的耳朵,这耳机已经做到了。

51选择将它设计成无线头戴式。由于采用了无线的连接方式,发射器在内容端获取声音源码,传输到耳机后,所有音效的解析处理都由耳机端独立完成,尤其是游戏和影音,采用全球音效标准美国 技术,1比1还原音效素材,在通过8只独立解析的扬声器传送到耳朵了,没有复杂的驱动限制,所以,可以兼容基本上所有种类的主机,同时,蓝牙模式外出,还提供了与移动端兼容,并且加入了 3和 3的3 音效模式。

51这款产品主要融入了太空的神秘、幽暗的冷蓝光线,这款产品的设计方向先以女生在不看说明书的情况下能够安装并使用作为用户体验设计基础。

人的初心,在于不断的回归和升华,只有找到最简单自然的自我,才可以找到更多的纯粹和感觉。

都说积重难返,但是在与孙大炜老师的交流过程中,一直就是无比的轻松自然的,此时更深刻的体会到孙老师所说的“不断的回归,保持初心,才能走的更远”。

“花几千块买一副耳机的人是什么心态?”

“因为他买不起几万块的。”

懂时尚潮流追求个性的发烧友应该很熟悉这个对话,这对话的潜台词就是:狂热的发烧友,绝对不会委屈自己的耳朵,他们只会买能力范围内最好的耳机。

本次采访了解到圣世科技公司致力于专注研发“音效体验”这个细分领域,专为年轻人做为内容服务的体验消费升级类产品。最新设计出品的威拓声学 ( )3环绕音效耳机目前计划本月20日前在京东众筹上线,月底或月初欧美众筹也会上线,未来会有更多精端新产品上线,敬请期待。

文章投诉邮箱: